普通农妇张凤娇:煮茶便民二十载

发表时间:2021-10-17 16:45:35 发布人:养生专家

“滋、滋、滋……”一阵又一阵蒸汽冲开锅盖,溢漫着。浓郁的山茶清香。每天吃完早饭,家住江西瑞金市下坝乡廖坳村下田背村民小组的张凤娇,第一件事就是把一担煮沸的山茶水,挑到村外一公里处的黄屋排桥头竹林旁,供过往行人饮用。

认识张凤娇是在那条宽3米左右,九曲十弯的廖坳路上。她剪着齐耳短发,身穿天蓝色西服和藏青色秋裤。满脸的微笑,是她对生活理解的注脚;慈祥的双眸,则是她如镜心扉的写照,这一切告诉我们她二十年如一日的执著之情。

这条路东边连着瑞金市下坝乡7个村民委员会上百个山村,西通邻县于都、兴国的葛坳、曲洋、汾坑、银坑四大墟市;一年三百六十五天;日日有集市。山民们忙完农事,将一篓篓的土特产品,家禽家畜肩挑背驮至墟场赶集。春夏秋冬,酷往寒来,困了,坐在山道边歇歇,渴了,捧一捧廖坳河水解暑。

张风娇说起免费为乡人摆茶之事,道出了一番缘由。1978年,由于施用农药过量,加之死禽畜往河里扔,河水污染,一位宋姓老伯酷暑之日赶集至廖坳河边,蹲下身子,咕咕咕,满腹河水下肚。老人自以为清爽,可没走百余米,却头重脚轻摔在了大路上,再也没有起来。正巧从山里采茶路过,目睹了老汉痛苦撒手人寰的张凤娇,那一夜,她辗转反侧,仿佛那老人就是自己的亲生父亲,睡梦中一个苍老凄凉的声音在呻吟,一身冷汗出来后,她清醒了,一个善举便在脑海中酝酿成熟。

第二天,又是一个赶集日,当山民们在述说着昨日不该发生的故事时,却意外地在通往四大墟市必经之处的廖坳桥头遮风避雨的黄竹旁,发现了只用木架支起的茶水桶,桶盖上有两只木勺。侧旁有一块木板,用不太端正的字体写着:“过往乡亲,切勿喝生水,请用茶。”十几个简单的小字却包含了施茶人的爱心。纯朴的山民,喝着甘甜纯香的山茶水,发出啧啧的赞叹声。

张风娇从此每天早起的第一件事便是为过往的山民烧茶。日子久了,附近的几个山民想弄个究竟,在—个晨曦微露之时,蹲在黄竹棚后,终于发现了秘密,才知道是下田背远近闻名的贤媳妇张凤娇。

打从第一次施茶放水之日起,张凤娇就在盘算着春、夏、秋、冬不同季节的茶料。她根据平时从父母、妯娌那里学来的民间解署消渴知识,就地取材,农闲季节上山采挖,洗净、切细、晾干,装袋备用。春天有甜叶茶,暑天有鱼腥草、甲婆草,秋冬季节有香酥草、勾藤、茶叶等,总能给行人清凉解渴。寒暑变更,四季交替,山茶、山药草采草枯了,张凤娇就在自家的山坳地上,辟出一块6分地的“百草园”,季季种植,年年采摘。而今她已年过五十,爱心、善举仍不止。细心人粗略地为张凤娇20年施茶水算了一笔帐,一天一担茶水,就是7300担,耗去山茶山药750公斤,换算成鲜茶苗就是上万斤了。日久天长,过往的山民,也有试着喝一碗茶放5分、一毛钱的,被张风娇发现后,就索性站出来亮相,拿着那些零币找事主,再三说明,自己不是做买卖,实在不行张凤娇就把钱送给本村五保户。她的义举得到山民们的敬重。

“滋滋滋”,山道上又飘来张风娇挑来的山茶水的清香,沁人心脾。

展开全文
热点推荐
频道最新
全站最新